返回列表 发帖
(海峰) 当前离线   
版主Rank: 7Rank: 7Rank: 7
帖子: 31595 精华: 8 在线:749小时 注册时间 2008-6-22 最后登录 2017-11-5
 

《永存我心中的老八路》(回忆录)(三)

本帖最后由 海峰 于 2016-1-26 16:24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三、永远不能忘记老八路的好处

       在我的生活中、工作中、学习中,处处时时都得到过老八路、老革命工作者们的恩惠。他们是我人生命运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:

       首先,我要说说王克同志。王克同志,1932年1月1日(1931年阴历11月24日)出生,河北阜平人。1945年7月参加八路军;1949年1月,随军进驻天津市参加军管工作;1949年8月奉命到华北防司派驻宝坻县电台工作,1950年3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历任电台见习报务员、报务员、主任、站长;1954年4月任天津医学院(现为天津医科大学)干部科副科长、政治辅导员、基础课部临时党支部书记;1970年2月至1981年1月,在市革委教系革委、文教组、高教委做干部工作;1981年2月,任市委文教部干部处副处长;1983年7月,任市委老干部局副局长、常务副局长(正局级)、天津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副主任;1995年12月,经市委批准离休。1988年4月,当选天津市第五次党代会代表;1993年6月,当选天津市第九届政协委员;2009年9月,经中共中央组织部批准,享受副市级医疗待遇;1994年10月,经市委批准任天津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至今。

       在1976年以前,我和王克同志还互不相识。但是,他在我人生命运的转折上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       说起1976年,令人难忘的唐山大地震以后,天津市各行各业正处于百业待兴的时代。当时,天津中医学院正在筹建之中,正从各方调集人马。是王克同志推荐我去中医学院工作的。

既然你跟王克同志根本不认识,人家怎么会推荐你去中医学院的呢?

       说来话长,真得需要我从头说起。

       我生平就爱两件事,一是爱好文学,二是喜爱中医。

       为什么爱喜中医,这要从我自身说起。我自幼身体孱弱,再加上天灾人祸等外界因素的影响,使身体受到多种疾患的困扰。从小多灾多难,车轧、马踩带水淹,几乎死过三回。我所遭受的灾难,恐怕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。

       小时候,右耳患有中耳炎,鼓膜穿孔,几十年都没有医治好,后来发展到耳内长了胆脂瘤,骨质变黑,如不彻底根治,脑神经就会受到损坏,造成眼斜口歪。幸好在上大学期间,由国家出钱在北京协和医院做了乳突根治术,把坏死的骨头刮去。然而颅腔里留下了吓人的大黑洞,右耳也就真成了“聋子的耳朵——摆设”。

       儿童时代是在灾难中成长的,马踩:小时候家里生活困难,跟随胡同里的小朋友们去拣煤渣(锅炉里未烧尽的煤核)。在马场道(解放前马场道是赛马的人们练马的地方),被纨绔子弟的高头大马踩着了前胸,昏死过去,半年多才苏醒过来,留下了脑震荡后遗症和脑缺血的毛病);车轧:在天津解放前夕,国民党政府在墙子河边修建防御工事,用与铁道车相似的运土车拉土。当时我父亲失业了。为了能够帮助家里,我就和胡同里的小朋友为一起去帮着推车,推车的工人师傅就分给我们一小部分钱。可是因为家穷,我没有鞋穿,就穿了姐姐的鞋,鞋比我的脚大。当时,运土车跑起来很快,跑着跑着,我的鞋掉了,我想把鞋拣起来。哪知道,正当我刚低头的时候,后面的轱辘车(我们当时的叫法,因为车轱辘与火车的轱辘相似,也是在铁轨上运行。)把我撞倒了,并且把我的小腿肚子轧掉了一大块肉。此后,我又昏死了半年多。小命儿虽然保住了,但也留下了永远抹不掉的伤痕,至今,右腿肚子有块大大的伤疤。据我父母讲,马踩和车轧两次事故,都差点把他们急死。在我昏迷的时候,无法进食,父母只能用白萝卜水给我一点一点地灌下去,使我得以慢慢地活过来。长大以后,我才明白,由于父母懂些医道,所以用白萝卜水。原来早在《本草纲目》中,就称之为“蔬中最有利者”,堪称“小人参”。常吃白萝卜,不仅能健身防病,而且能抗衰排毒。水淹:在农村老家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因为天热,下午放学以后,几位小同学约我去跟他们学游泳。在我家门前有个大水坑,水位较深。会游泳的几位小学生,都很快脱去衣服,扑扑腾腾地都跳入水中。只有我一个人不会游泳,脱光以后,我慢慢地溜下水里。可是,让我没想到的是,一下子我就掉进了坑中的水井中。原来,冬天的时候,大坑里缺水,人们就在坑中挖口方井,以便蓄水。到了夏天,雨水一多,就把坑里的方井给漫上了。不知情的人,根本不知道方井的位置。可巧就让我碰上了,掉进井中以后,我摸了摸井中的四壁,都是光滑滑的。睁眼一看,四周都是浑浊的悬浮物。当时我心想:“完了!再也见不到爹妈了!”“死就死了吧!”我心一横,闭口闭眼,一动不动地就等死了。

       可是,令人想不到的是,我一憋气,身体竟然自己浮上来了!我急急忙忙地扒着坑边爬上岸,惶惶张张,拿起裤衩就跑回了家。此后,在家又昏迷了将近三个来月。从此以后,再也不敢进水面。真所谓: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”。

        1952年,由于家乡闹大水,“水漫金山寺”,牛栏山的洪水把我们全村都淹泡了。没吃没喝,父亲趟着水到很远的地方弄点高粱壳子(碾高粱米剩下的皮壳),吃了以后大便下不来,还便血。我们一个邻居家的小孩,就是被活活憋死的。没办法,只好随着家长回到天津,又重新上了小学二年级。

        由于小时候经常饥一顿饱一顿,冷热不均,所以又闹起了胃病,几十年来越来越严重,最后被大夫诊为癌前病变。

       中学时代,同学中极少有患肺结核的,而我却偏偏得了浸润型肺结核,片子上显示肺部右上角四分之一有洞。家长抓紧给治。当时1958年正赶上挖掘祖国医学遗产,有位老中医献出祖传秘方,名叫“铁破汤丸”。据说是由几味中草药泡上铁针,当铁针化成水后,药就制成了。我连续吃了一百天的“铁破汤丸”,果然有奇效,再上医院复查时,片子上证实肺洞已经完全钙化。没有耽误一天课程,更没有耽误升学考试,顺利地考上了大学。从此,我对中医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坚信中医药的神奇疗效。

       身体总是不争气。参加工作以后,只要社会上一有流行病,准能找上我。伤风感冒是常有的事,什么肝病、肾病、胃病、心脏病,甚至血液病都有我的份儿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,不知怎的,我得了一种奇怪的病,化验血象里白细胞总在减少,跑了多少医院,吃了不计其数的药总不见效。有一次,在某医院看病,一位大夫一看见我的血象就惊叫:“这是白血病!赶快住院!”当时吓得我够呛。后来,请血液病专家诊治,诊断为“颗粒细胞减少症”,让我穿刺抽骨髓化验。我母亲坚决不同意,是她领着我去找一位来中医诊治。据这位老中医讲,我的病在祖国传统医学里属于“血痹症”。经他多方治疗,终于使我恢复了正常。

        可是不知为什么,我的病总是不断,后来我又得了一种“肠系膜淋巴结结核病”,打链霉素打得我头发昏,耳发聋,也未治彻底。最后,还是吃那位老中医开的药,治好了我的病。

        说来人们也许不会相信,我的生活里总是离不开中医药。没有中医药,我活不到今天,这话绝没有夸张之意。我从小到大,得的几场濒临死亡的大病,都是由中医药挽救过来的,可以说我这辈子与中医药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因此,我信服中医药,喜爱中医药,而且喜读中医药的著作。所以,当中医学院要招人的时候,我就迫切地想调入中医学院。

        罗罗嗦嗦地说了一大篇,无非就是为了证明我想调入中医学院的心情。在这种心情下,我是想尽一切办法,去烦人托窍,找人帮忙把我调进中医学院。

        可巧,我岳父的老战友许连义伯伯认识王克同志。

        许连义伯伯,跟我岳父是同一战壕的老战友,具有生死之交。他也是老八路、老革命军人、老干部(12级高干,属市管干部)、老共产党员。曾经担任过中共天津市南开区区委书记。十年动 乱以后,调任天津市新华书店总店党委书记(正局级),统管全市的新华书店。许伯伯还是津门著名的书法家,他的墨宝曾被很多书法爱好者收藏。

        我为什么跟许伯伯联系比较密切呢?我说过,我最喜好文学,从小爱读书、也爱买书。上小学的时候,就已经读遍了(除《红楼梦》、《金瓶梅》以外)我国的文学名著:《封神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聊斋志异》等,还有世界各国的文学名著,并且省下家长给的吃早点的钱,买了《普希金童话选》、《伊索寓言》、《安徒生童话选》等。上小学六年级时,在租书店已经把所有能读到的世界文学大家的名著都读过了。俄国的托尔斯泰、契可夫、果戈理、陀思妥耶夫斯基、前苏联作家高尔基、法捷耶夫及前苏联的反特小说等;法国作家大仲马、巴尔扎克、莫泊桑、雨果等;还有英国的狄更斯、莎士比亚、柯南道尔等;美国的马克吐温、海明威、------等等,所有能租到的都租看了。店里的老板对我说:“店里现在没有新书了,等有了新书,我会第一个就告诉你”。

        我再自吹一下自己吧:六岁时,我就看明白了《封神演义》。当然,那时是小人书。但是,我是无师自通。通过看《封神演义》,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那就是:天外有天,山外有山,能人背后有能人。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。所以,当我被那个给日本鬼子当过翻译的得过癞疮的“先生”打我的时候,我就心中想好了计策,一定要好好地教训教训那个专门欺负穷人孩子的家伙!

        回过头来,再说说我跟许伯伯的友谊吧。因为我爱读书、爱买书,我岳父就介绍我去找许伯伯。当时,他们新华书店有个门脸儿专卖内部读物。由于我经常去找许伯伯,所以一来二去,就跟许伯伯混熟了。许伯伯有时也让我帮他整理一些诗词。许伯伯为人十分和善,大度,很有老革命干部的风范,生活也十分简朴。对人从来都是无私地帮助。他经常在自己的书房里挥毫疾书。书房的墙壁上挂满了他书写的对联条幅等。

        有一次,我跟许伯伯聊起我想调到中医学院去工作,没想到得到了他的支持。更让我没想到是,他告诉我,他认识在市委文教部工作的王克同志,并且给王克同志写了信。从此,王克同志就成了我成长道路上的指路明灯。

        我第一次去找王克同志的时候,心里很是忐忑不安。因为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去和市委部门的领导干部打交道。以前和李伯伯、许伯伯相处的时候,心里没有不安的感觉,那是因为“沾亲带故”,没有什么顾及。而第一次和王克同志见面时,心里总有些诚惶诚恐,心存疑虑,不知如何是好?

       当我第一眼看到王克同志时,他那威武高大的身躯、慈眉善目的面容、和蔼可亲的态度,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我的心很快就安定了下来,而且感觉遇到了自己的亲人。

       我把许伯伯写的信交给了王克同志,王克同志二话没说,立刻在信上写了几句话,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又交给了我,让我去中医学院找人事处的李处长。

       与李老师相识,使我又遇到了从未相识而又意想不到的亲人。(这是后话,往后再细说。)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待续)
2

评分人数

海峰/欢迎访问我的博客:http://tianjun0613.home.news.cn/blog

当前在线   
相忘江湖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
帖子: 34760 精华: 0 在线:437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-2-26 最后登录 2017-11-22
 
三、永远不能忘记老八路的好处
       在我 ...
海峰 发表于 2016-1-26 16:16



   拜读了!

TOP

当前离线   
武林新贵Rank: 7Rank: 7Rank: 7
帖子: 10393 精华: 11 在线:1437小时 注册时间 2009-11-19 最后登录 2017-11-22
 
老师讲的非常好!您的记忆太棒了,我拜读了全文。您好学爱读书令人佩服!回忆过去好不容易,多灾多难,一一创过,您的意志很坚强,难关创过现在享福!没有苦中苦哪里有甜中甜,欢度晚年吧。祝您幸福开心快乐!

TOP

(海峰) 当前离线   
版主Rank: 7Rank: 7Rank: 7
帖子: 31595 精华: 8 在线:749小时 注册时间 2008-6-22 最后登录 2017-11-5
 
老师讲的非常好!您的记忆太棒了,我拜读了全文。您好学爱读书令人佩服!回忆过去好不容易,多灾多难,一一 ...
魏国茹 发表于 2016-1-26 20:38



    衷心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!向您学习!
海峰/欢迎访问我的博客:http://tianjun0613.home.news.cn/blog

TOP

(海峰) 当前离线   
版主Rank: 7Rank: 7Rank: 7
帖子: 31595 精华: 8 在线:749小时 注册时间 2008-6-22 最后登录 2017-11-5
 
拜读了!
在路上 发表于 2016-1-26 19:48



   
73_510424_3f6d3eeb4ce4898.gif
2016-1-28 11:17
海峰/欢迎访问我的博客:http://tianjun0613.home.news.cn/blog

TOP

返回列表